集庫_【戲曲、散曲】 總集 別集 詩文評 楚辭

書名:張可九 元曲集
---------------------------

張可九

【張可久】(約1270~?) 元散曲家。字小山。一作名伯遠,字可久,號小山。慶元 (今浙江鄞縣)人。先以路吏轉首領官,後曾為桐廬典史,至正初遷為昆山幕僚。因仕途不得意,晚歲久居西湖,以山水聲色自娛。他與馬致遠、盧摯、貫雲石等詞曲唱和,尊馬致遠為先輩。一生專力寫散曲,尤致力於小令,是元代後期最負盛名的散曲家之一。今存小令855首,套曲9 套,在元代散曲作家中數量之多首屈一指。所作多描寫自然景物,吟詠頹放生活,談禪送別,往來應酬,題材狹窄,缺乏現實生活感。只有少數作品在悲訴身世時歎息“生民塗炭”,亦顯蒼白而無血肉。但如《紅繡鞋•天臺山瀑布》、《醉太平•人皆嫌命窘》等,或揭露當時社會人心險惡,或諷刺崇拜金錢的醜惡風尚,尚具一定現實意義。《賣花聲•懷古》寫戰爭帶給人民的苦維,表現同情人民的思想,實屬難能可貴。創作上重形式格律,講求煉字琢句,對仗工整,且使用詩詞句法,常愛擷取前人詩詞名句,在一定程度上損害到散曲質樸淺俗的本色。惟寫自然風景細緻清麗,很富美感。《一枝花•湖上晚歸》是其代表作。所作散曲由於表現了閒適放逸的情趣和清麗典雅的風格,頗為明清以來的封建文人所推重。《太和正音譜》稱“其詞清而且麗,華而不豔”。明李開先則稱“樂府之有喬、張,猶詩家之有李、社”。可見其影響之大。著有《今樂府》、《蘇堤漁唱》、《吳鹽》、《新樂府》4種,近人輯有《小山樂府》6卷行世。

 水仙子別懷

 飛花和雨送蘭舟,細柳垂煙掩畫樓,啼痕帶酒淹羅袖,換金杯勞玉手。大江流不盡詩愁,象牙床上,鮫綃枕頭,夢到並州。

 梧葉兒湖山夜景

 猿嘯黃昏後,人行畫卷中。蕭寺罷疏鐘,濕翠橫千嶂,清風響萬松,寒玉奏孤桐,身在秋香月宮。

 拆掛令西陵送別

 畫船兒載不起離愁。人到西陵,恨滿東州,懶上歸鞍,慵開淚眼,怕倚層樓。春去春來管送別依依岸柳,潮生潮落,會忘機泛泛沙鷗。煙水悠悠,有句相酬,無計相留。

 水仙子梅邊即事

 好花多向雨中開,佳客新從雲外來。清詩未了年前債,相逢且開懷。曲闌幹碾玉亭台,小樹粉蝶翅,蒼苔點鹿胎,踏碎青鞋。

 小梁州失題

 篷窗風急雨絲絲,笑撚吟髭,淮陽路何之?鱗鴻至,把酒問篙師,〔么〕迎頭便說兵戈事,風流莫再追思,塌了酒樓,焚了茶肆,柳營花市,更呼甚燕子鶯兒。

 紅繡鞋西湖雨

 刪抹了東坡詩句,糊塗了西子妝梳,山色空蒙水模糊,行雲神女夢,潑墨範寬圖,掛黑龍天外雨。

 紅繡鞋次韻

 劍擊西風鬼嘯,琴彈夜月猿號。半醉淵明可人招,南來山隱隱,東去浪淘淘,浙江歸路杳。

 [中呂]迎仙客秋夜

 雨乍晴,月籠明。秋香院落砧杵鳴,二三更,千萬聲,搗碎離情,不管愁人聽。

 [黃鐘]人月圓山中書事

 興亡千古繁華夢,詩眼倦天涯。孔林喬木,吳宮蔓草,楚廟寒鴉。

 數間茅舍,藏書萬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釀酒,春水煎茶。

 [黃鐘]人月圓春晚次韻

 萋萋芳草春雲亂,愁在夕陽中。短亭別酒,平湖畫舫,垂柳驕驄。

 一聲啼鳥,一番夜雨,一陣東風。桃花吹盡,佳人何在,門掩殘紅。

 [黃鐘]人月圓雪中游虎丘

 梅花渾似真真面,留我何闌幹。雪晴天氣,松腰玉瘦,泉眼冰寒。

 興亡遺恨,一丘黃土,千古青山。老僧同醉,殘碑休打,寶劍羞看。

 [黃鐘]人月圓客垂虹

 三高祠下天如鏡,山色浸空濛。蓴羹張翰,漁舟範蠡,茶灶龜蒙。

 故人何在,前和那裏,心事誰同?黃花庭院,青燈夜雨,白髮秋風。

 [黃鐘]人月圓吳門懷古

 山藏白虎雲藏寺,池上老梅枝。洞庭歸興,香柑紅樹,鱸膾銀絲。

 白家池館,吳王花草,長似坡詩。可人憐處,啼烏夜月,猶怨西施。

 [黃鐘]人月圓春日湖上

 小樓還被青山礙,隔斷楚天遙。昨宵入夢,那人如玉,何處吹簫?

 門前朝暮,無情秋月,有信春潮。看看憔悴,飛花心事,殘柳眉梢。

 [正宮]醉太平

 人皆嫌命窘,誰不見錢親?水晶環入麵糊盆,才沾粘便滾。文章糊了盛錢囤,門庭改作迷魂陣,清廉貶入睡餛飩。葫蘆提倒穩。

 [中呂]紅繡鞋天臺瀑布寺

 絕頂峰攢雪劍,懸崖水掛冰簾,倚樹哀猿弄雲尖。血華啼杜宇,陰洞吼飛廉。比人心山未險。

 [中呂]普天樂西湖即事

 蕊珠宮,蓬萊洞。青松影裏,紅藕香中。千機雲錦重,一片銀河凍。縹緲佳人雙飛鳳,紫簫寒月滿長空。闌幹晚風,菱歌上下,漁火西東。

 [中呂]普天樂秋懷

 會真詩,相思債。花箋象管,鈿盒金釵。雁啼明月中,人在青山外。獨上危樓愁無奈,起西風一片離懷。白衣未來,東籬好在,黃菊先開。

 [中呂]喜春來金華客舍

 落紅小雨蒼苔徑,飛絮東風細柳營。可憐客裏過清明。不待聽,昨夜杜鵑聲。

 [中呂]喜春來永康驛中

 荷盤敲珠千顆,山背披雲玉一蓑。半篇詩景費吟哦。芳草坡,松外採茶歌。

 [中呂]山坡羊閨思

 雲松螺髻,香溫鴛被,掩春閨一覺傷春睡。柳花飛,小瓊姬,一聲“雪下呈祥瑞“,團圓夢兒生喚起。“誰,不做美?呸,卻是你!“

 [中呂]山坡羊客高郵

 危台凝佇,蒼蒼煙樹,夕陽曾送龍舟去。映菰蘆,捕魚圖。一竿風旆橋西路,人物風流聞上古。儒,秦太虛;湖,明月珠。

 [中呂]賣花聲懷古

 美人自刎烏江岸,戰火曾燒赤璧山,將軍空玉門關。傷心秦漢,生民塗炭,讀書人一聲長歎。

 [南呂]四塊玉客中九月

 落帽風,登高酒。人遠天涯碧雲秋,雨荒籬下黃花瘦。愁又愁,樓上樓,九月九。

 [雙調]慶東原次馬致遠先輩韻

 山容瘦,木葉凋。對西窗儘是詩材料。蒼煙樹杪,殘雪柳條,紅日花梢。他得志笑閒人,他失腳閒人笑。

 [雙調]落梅風春情

 秋千院,拜掃天,柳蔭中躲鶯藏燕。掩霜紈遞將詩半篇,怕簾外賣花人見。

 [雙調]水仙子秋思

 天邊白雁寫寒雲,鏡裏青鸞瘦玉人,秋風昨夜愁成陣。思君不見君。緩歌獨自開樽。燈挑盡,酒半醺,如此黃昏。

 [雙調]水仙子西湖廢圃

 夕陽芳草廢歌台,老樹寒鴉靜禦街,神仙環珮今何在?荒基生暮靄,歎英雄白骨蒼苔。花已飄零去,山曾富貴來,俯仰傷懷。

 [雙調]殿前歡離思舟

 月籠沙,十年心事付琵琶。相思懶看幃屏畫,人在天涯。春殘豆蔻花,情寄鴛鴦帕,香冷茶蘼架。舊遊台榭,曉夢窗紗。

 [雙調]殿前歡愛山亭上

 小闌幹,又添新竹兩三竿。倒持手版技頤看,容我偷閒。松風古硯寒,蘚土白石爛,蕉雨疏花綻。青山愛我,我愛青山。

 [雙調]折桂令村庵即事

 掩柴門嘯傲煙霞,隱隱林巒,小小仙家。樓外白雲,窗前翠竹,井底朱砂。五畝宅無人種瓜,一村庵有客分茶。春色無多,開到薔薇,落盡梨花。

 [雙調]折桂令九日

 對青山強整烏紗,歸雁橫秋,倦客思家。翠袖殷勤,金杯錯落,玉手琵琶。人老去西風白髮,蝶愁來明日黃花。回首天涯,一抹斜陽,數點寒鴉。

 [雙調]折桂令次韻

 喚西施伴我西游,客路依依,煙水悠悠。翆樹啼鵑,青天旅雁,白雪盟鷗。人倚梨花病酒,月明楊柳維舟。試上層樓,綠滿江南,紅褪春愁。

 [雙調]折桂令西陵送別

 畫船兒載不起離愁,人在西陵,恨滿東州。懶上歸鞍,慵開淚眼,腸倚層樓。春去春來,管送別依依岸柳。潮生潮落,會忘機泛泛沙鷗。煙水悠悠,有句相酬,無計相留。

 [雙調]清江引秋懷

 西風信來家裏,問我歸期未?雁啼紅葉天,人醉黃花地,芭蕉雨聲秋夢裏。

 [雙調]清江引春思

 黃鶯亂啼門外柳,細雨清明後。能消幾日春,又是相思瘦。梨花小窗人病酒。

 [雙調]清江引老王將軍

 綸巾紫髯滿把,老向轅門下。霜明寶劍花,塵暗銀鞍帕。江邊草青閑戰馬。

 [越調]天淨沙江上

 嗈嗈落雁平沙,依依孤鶩殘霞,隔水疏林幾家。小舟如畫,漁歌唱入蘆花。

 [越調]天淨沙湖上送別

 紅蕉隱隱窗紗,朱簾小小人家,綠柳匆匆去馬。斷橋西下,滿湖煙雨愁花。

 [越調]寨兒令次韻

 你見麼?我愁他,青門幾年不種瓜。世味嚼蠟,塵事摶沙,聚散樹頭鴉。自休官清煞陶家,為調羹俗了梅花。飲一杯金穀酒,分七碗玉川茶。不強如坐三日縣官衙。

 [越調]寨兒令投閑即事

 石鬥灘,劍門關,上青天不如行路難。世事迴圈,春色闌珊,人老且投閑。文君古調休彈,疏翁樵唱新刊。梅亭十二闌,茅屋兩三間。看,一帶好江山。

 [越調]憑闌人湖上

 遠水晴天明落霞,古岸漁村橫釣槎。翠簾沽酒家,畫橋吹柳花。

 [越調]憑闌人湖上

 江水澄澄江月明,江上何人掐玉箏?隔江和淚聽,滿江長歎聲。


全書字數:3,164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