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
憔悴都門白髮新,歸來一振客衣塵。啼鶯妒夢頻催曉,飛絮鍾情獨殿春。
湖上風光猶淡沱,尊前懷抱頗清真。詩成絕恨知心少,自寫吳牋寄故人。

暮春
數間茅屋鏡湖濱,萬卷藏書不救貧。燕去燕來還過日,花開花落即經春。
開編喜見平生友,照水驚非曩歲人。自笑滅胡心尚在,憑高慷慨欲忘身。

暮春
忙裏偷閒慰晚途,春來日日在東湖。憑欄投飯看魚隊,挾彈驚鴉護雀雛。
俗態似看花爛熳,病身能鬥竹清臒。一樽是處成幽賞,風月隨人不用呼。

暮春
山陰又見暮春初,禁火園林社雨餘。世事不妨隨日改,年光未遽與人疏。
豉香下箸嘗蓴菜,鹽白開奩得(上制下魚)魚。草草一杯終可喜,數間茅屋亦吾廬。

暮春
季子黃金盡,安仁白髮新。無情五更雨,便送一年春。
難續西樓夢,空存北陌身。海棠應似舊,惆悵又成塵。

暮春
綠葉枝頭密,青蕪陌上深。江山妨極目,天地入孤吟。
身已雙蓬鬢,家惟一素琴世情君莫說。頭痛欲涔涔。

暮春
掠面微風吹宿醒,送春空有不勝情。風煙老盡王孫草,時聽桑間小婦聲。

暮春
辛夷海棠俱作塵,鮆魚蓴菜亦嘗新。一聲布穀便無說,紅藥雖開不屬春。

暮春
市橋岸下泛湖舟,雕檻疏簾半上?。春事幾何君惜醉,明朝赤幟插譙樓。

暮春
祓除已過暮春初,彩舫相銜十裏餘。浮蠟喜嘗新店酒,流塵閑拂壤垣書。

暮春龜堂即事
風日初和晝漏長,蕭然巾屨集茆堂。雨餘千疊暮山綠,花落一溪春水香。
斷簡櫝中塵委積,故人墓上草荒涼。爾來幸有寬懷處,病退床頭減藥囊。

暮春龜堂即事
躑躅花開照眼明,緩扶藤杖繞廊行。流年又見一春過,苦雨略無三日晴。
覓句未應妨熟睡,漱泉聊足解餘酲。鹿麛雉子常追逐,誰識山翁及物情?

暮春龜堂即事
日月無根去若馳,故園又見落花時。杯中綠酒不肯飲,鏡裏蒼顏應自知。
千丈新堤湖水滿,五更殘漏角聲悲。暮年父子難乖隔,淮浦書來苦覺遲。

暮春龜堂即事
東皇促駕又天涯,一片難尋墮地花。瘦策穿林數新筍,素屏圍枕聽鳴蛙。
蠶房已裹清明種,茶戶初收穀雨芽。欲把一杯壺已罄,謾搜詩句答年華。

暮春歎
春深桃李爭時節,千團紅雲萬堆雪;東風一夜吹欲空,曲徑平池爛如纈。
城門獵獵雙青旗,羲和促轡西南馳。中原未有澄清日,志士虛捐少壯時。

暮春新路至湖上示元敏時雨作未成,蒸溽思出門。
湖塘直東西,行人各歸村。翻翻鳥投林。杳杳鐘鳴昏。
羊牛爭迮路,煙火出短垣。吾兒望未到,誰與共盤餐?
幽獨多惻愴,且複攜斯孫,歸來蓬窗下,聊可與晤言。

暮次秭歸
朝披南陵雲,夕揖建平樹。啼鴉隨客檣,落日滿孤戍。
惡灘不可說,石芒森如鋸。浪花一丈白,吹沬入窗戶。
是身初非我,底處著憂怖?酒酣一枕睡,過盡鮫鱷怒。
欣然推枕起,曳杖散予步。殷勤沙際柳,記我維舟處。

暮歸
意行無所之,偶傍陂頭立。空村犬吠豪,高樹蟬嘒急。
風塵一身老,海宇萬感集。還家日已暮,草露青鞋濕。

暮歸馬上作
石筍街頭日落時,銅壺閣上角聲悲。不辭與世終難合,惟恨無人粗見知。
寶馬俊遊春浩蕩,江樓豪飲夜淋漓。醉來剩欲吟梁父,千古隆中可與期。

暮歸舟中
五月未劇暑,暮從城市還。斷虹低飲澗,落日遠銜山。
蟹舍叢蘆外,菱舟薄靄間。詩情終草草,虛遣鬢毛斑。

暮歸舟中
湖水綠可愛,弄橈沖夕霏。林昏漁火壯,山轉寺鐘微。
老歎世情惡,窮知心事違。回頭語孤鶴,伴我莫先飛。

暮秋
十日都門雨,風煙己暮秋。甑香新菽粟,篝暖故衣裘。
意氣臨書健,形骸顧影愁。何時剡中路,秣蹇憩山郵?

暮秋
多雨今秋水渺然,溝溪無處不通船。山回忽得煙村路,始信桃源是地仙。

暮秋
閑傾清聖濁賢酒,穩泛朝南暮北風。射的山前雲幾片,一秋不散伴漁翁。

暮秋
百年大耋龍鍾日,九月初寒慘澹天。嶺穀高低明野火,村墟遠近起炊煙。

暮秋
舍前舍後養魚塘,溪北溪南打稻場。喜事一雙黃蛺蝶,隨人往來弄秋光。

暮秋
九月山村已驟寒,看雲殊怯倚闌幹。一杯濁酒栽培睡,不覺春雷起鼻端。

暮秋
清秋又是一年新,滿眼丹楓映白蘋。海內故人書斷絕,汀洲鷗鷺卻心親。

暮秋
時序中年速,風霜客路長。孤愁巴月白,清夢楚山蒼。
燈暗秋銜壁,鐘疏夜殷床。端居有微祿,不敢恨殊方。

暮秋
萬里歸無策,八年淹此留。羞蒙子公力,寧倦長卿遊。
聽雨瀟湘夜,飛鷹鄠杜秋。更須論富貴。此記亦悠悠。

暮秋遣興
改盡朱顏白盡頭,杜門亦複弊貂裘。斷鴻影外玉關月,病驥嘶中青海秋。
孤坐向空書咄咄,閑吟隨處送悠悠。如虹壯氣終難豁,安得雲濤萬里舟!

暮秋遣興
平生南地慣羈遊,放浪常同不系舟。鼉作夜風經沌口,鸛鳴秋雨宿杭頭。
方傾意氣輕秦俠,俄困悲傷類楚囚。買屋數間聊作戲,豈知真用作菟裘。

暮秋書事
暮秋風雨卷茆茨,砧杵聲中過雁悲。楓葉欲丹先慘澹,菊叢半倒不支持。
旗亭人熟容賒酒,野寺僧閑得對棋。莫怪苦尋林下事,駭機滿地只心知。

暮秋有懷王四季夷
鏡湖西畔小茅茨,紅葉黃花秋晚時。天闊素書無雁寄,夜闌清夢有燈知。
功名蹭蹬初何憾,朋舊乖離未免悲。遙想扁舟五湖口,阻風中酒又成詩。

暮秋中夜起坐次前韻
東吳秋令遲,得雨亦良悅。中庭有流螢,烈風吹不滅。
披衣起坐久,鼓角參差發。西成雖作勞,農事亦漸歇。
老怯歲律殘,俛仰忽九月。蟋蟀鳴壁間,媿汝知時節。

暮行
志士能輕萬戶封,野人自愛一枝筇。行窮綠岸呼船渡,糴得黃粱就碓舂。
林外人家明遠火,月邊僧閣下疏鐘。江村不用愁孤絕,小店茅簷盡見容。

南池
二月鶯花滿閬中,城南搔首立衰翁。數莖白發愁無那,萬頃蒼池事已空。
陂複豈惟民食足,渠成終助霸圖雄。眼前碌碌誰知此,漫走叢祠乞歲豐。

南窗
流落逢知少,疏慵迕俗多。悶拈如意舞,狂叩唾壺歌。
巴酒禁愁得,金丹奈老何!南窗好風月,聊複此婆娑。

南窗
暄妍一窗日,的皪數枝梅。小鼎煎茶熟,幽人作夢回。
新春又將近,晚景但堪哀。用底舒懷抱?殘書闔複開。

南窗
身輕婚嫁畢,耳靜市朝疏。褫帶脫烏幘,一窗寬有餘。

南窗擘黃柑獨酌有感
放翁潦倒鬢成絲,也把花前酒一卮。何限人間堪恨事,黃柑丹荔不同時。

南窗睡起
夢中忘卻在天涯,一似當年錦裏時。狂倚寶箏歌白紵,醉移銀燭寫烏絲。
酒來郫縣香初壓,花送彭州露尚滋。起坐南窗成絕歎,玉樓乾鵲誤歸期。

南窗睡起
晝漏迢迢暑氣清,不妨小倦帶餘酲。夢從隴客聲中斷,愁向湘屏曲處生。
風度簾旌紅浪颭,窗明香岫碧雲橫。閒情賦罷憑誰寄?悵望壺天白玉京。

南定樓遇急雨
行遍梁州到益州,今年又作度瀘遊。江山重複爭供眼,風雨縱橫亂入樓。
人語朱離逢峒獠,棹歌欸乃下吳舟。天涯住穩歸心嬾,登覽茫然卻欲愁。

南津勝因院亭子
南江平無風,如鏡新拂拭。漁舟不點破,瀲瀲千頃碧。
闌幹西北角,雲散山爭出。坡陀競南走,翠入窗戶窄。
江山不世情,作意娛此客。豈無尊中酒,豪飲非宿昔。
明當還成都,塵土埋馬跡。後岩在眼中,飛去無羽翼。

南沮水道中
磑舍臨湍瀨,罾船聚小潭。山形寒漸瘦,雪意暮方酣。
久客情懷惡,頻來道路諳。家山空悵望,無夢到江南。

南樓
十年不把武昌酒,此日闌邊感慨深。舟楫紛紛南複北,山川莽莽古猶今。
登臨壯士興懷地,忠義孤臣許國心。倚杖黯然斜照晚,秦吳萬里入長吟。

南門散策
結宇溪一曲,兩山左右之。橫木以為門,斷竹作短籬。
本無剝啄客,門牡固不施。甃路壞莫補,石罅生棘茨。
野蔓不知名,丹實何累累。村童摘不訶,吾亦愛吾兒。

南門散策
槐楸陰最茂,秋晚惟空枝。今日晴無風,散步適其宜。
右扶青溪杖,左挾斜川詩。石琢四腰鼓,可以休我疲。
清言出正始,不雜世論卑。野僧何處來?成此一段奇。

南門晚眺
奚奴前負一胡床,門巷楸梧已漸黃。不曆塵埃三伏熱,孰知風露九秋涼?
蕭蕭浦漵漁歌晚,漠漠陂塘稻穗香。勿恨行雲吞素月,夢回正愛雨淋浪。

南烹
十年流落憶南烹,初見鱸魚眼自明。堪笑吾宗輕許可,坐令羊酪僭蒪羹。

南省宿直
簷角參差散暮霞,重門鎖斷市聲嘩。風經綠樹鴉棲穩,月入空廊柱影斜。
藤紙靜臨新獲帖,銅瓶寒浸欲開花。誰知今夕幽窗夢,又搒扁舟上若耶?

南堂晨坐
鏡湖清絕似瀟湘,晨起焚香坐草堂。日暖遊絲垂百尺,花殘新蜜釀千房。
綠桑糝箔開蠶食,白水翻車浸稻秧。莫道村翁殺風景,也能沽酒答年光。

南堂
空堂寂寂暑氣清,祗有燕雀無人聲。雲頭忽移簾影失,雨點亂集荷盤傾。
溝坑水溢魚鱉喜,庭戶風送蛟龍腥。衣巾汗垢為一洗,呼奴舉榻臨前楹。
取泉石井試日鑄,吾詩邂逅亦已成。何由探借中秋月,與子同游白玉京。

南堂獨坐
晨坐南堂雙眼明,南山山色滿柴荊。片雲忽過失簾影,急雨初來聞竹聲。
鸚鵡螺深生酒興,蟾蜍滴古助詩情。野人頻約天臺去,幾緉青鞋了此行。

南堂脊記乃已三十年偶讀之悵然有感
一住三山三十載,交親漸覺眼前稀。長松鬱鬱偃高蓋,新竹森森添舊圍。
沙徑雨餘留鳥跡,柴門日落鎖煙扉。放翁正倚蒲團穩,遼海從渠萬事非。

南堂默坐
日日樹頭鵯鵊鳴,夜夜溪邊姑惡聲;堂中老子獨無語,寂然似可終吾生。
大鵬一舉九萬程,下視海內徒營營。秋蟲春鳥非我類,何至伴渠鳴不平!

南堂納涼
環坐列胡床,兒曹共此涼。風生桐葉墬,露下稻花香。
老幸返初服,窮宜歸故鄉。已無纓可濯,清嘯對滄浪。

南堂納涼
浴罷閑無事,悠然寄一床。水風涼醉頰,松月上虛廊。
岸久烏紗側,熏余細葛香。今宵一美睡,何止傲羲皇。

南堂臥觀月
河漢橫斜星宿稀,臥看涼月入窗扉。恍如北戍梁州日,睡覺清霜滿鐵衣。

南堂夜坐
老來日月駛,秋令俄更端。蟬號晚愈壯,螢火流空園。
西風吹衣裳,蕭然謝炎官。飽食一事無,散發坐前軒。
河漢西南流,北斗何闌幹。坐久光彩變,缺月湧金盆。
欲睡複躊躇,草棘露已漙。徂歲何足道,死生付乾坤。

南堂與兒輩夜坐
殘暑初歸肺病蘇,胡床清夜集前除。風高木葉危將脫,月上天河淡欲無。
鵲影繞枝棲未穩,荷盤擎露重相扶。淒然又起流年感,兩鬢如蓬日夜枯。

南堂雜興
車馬無聲晝漏長,野人與世已相忘。屏除長物軒楹爽,洗濯塵襟肺腑涼。
秋近平郊鳴鸛鶴,日斜荒徑下牛羊。興來欲喚筇枝去,更盡銅爐一炷香。

南堂雜興
新涼一夜入效墟,晨起衣巾爽有餘。燕欲委巢雛盡去,扇猶在手意先疏。
題詩又滿牛腰束,采樂常攜鴉觜鋤。湖上從今風月好,不妨隨處命籃輿。

南堂雜興
蛩聲每續蟬聲起,桐葉仍兼柳葉凋。嬾惰心情疏筆硯,久長生計屬漁樵。
剪茅旋補東廂屋,伐石新成北港橋。物外高人來往熟,等閒折簡也能招。

南堂雜興
耄齒東歸息故廬,聊持頑健托鄉閭。未忘塵尾清談興,常讀蠅頭細字書。
貧甚尚能耕有犢,步輕那歎出無驢?南堂又見秋風起,臥看溪雲自卷舒。

南堂雜興
奔走當年一念差,歸休別覺是生涯。茆簷喚客家常飯,竹院隨僧自在茶。
禪欠遍參寧得髓?詩緣獨學不名家。如今百事無能解,只擬清秋上釣槎。

南堂雜興
十裏城南禾黍村,白頭心事與誰論?惰偷已墜先人訓,迂拙仍辜聖主恩。
病退時時親蠹簡,興來往往出柴門。斜陽倚杖君知否?收點雞豚及未昏。

南堂雜興
年過八十更應稀,又向清秋聽擣衣。一片雨來書幔黑,數聲鐘斷釣船歸。
酒壚好事能焚券,齏甕無情未解圍。剩欲出門尋一笑,故人零落歎疇依。

南堂雜興
北連大澤驚秋早,東限連林覺曉遲。數箸藥田留客話,一爐松火約僧棋。
人間掃跡雖堪笑,物外論心頗自奇。有恨未償猶絕歎,青城交舊待多時!

南塘晚步記鄰里語
喚舟欲泛湖,出門日已暮。顧景遂輟行,老病畏風露。不如上南塘,蕭然散予步。
季子挾書卷,仲孫奉杖屨。夏秋多杜門,一出驚行路。鄰里相與言:穡事凜可懼,
群蝗飛蔽日,殘齧到竹樹;惟茲數里間,若有神物護,天菑幸獨薄,豈以此老故?
老人亦自笑:病骨日欲僕,鬼神彼何為,與世殊好惡?相期勤自修,此幸豈可屢。

南軒
今年秋早涼,七月已蕭然。南軒修竹下,枕簟終日眠。
時將半殘夢,聽此欲斷蟬。推枕起太息,四序忽已遷。
功名墮渺莽,衰疾方沈綿。新月獨多情,窺窗澹娟娟。

南遇大風雨
歎息誰如造物雄,故將意氣壓衰翁。千群鐵馬雲屯野,百尺金蛇電掣空。
身羨漁蓑鳴急雨,心憐鴉陣困狂風。世間變態誰能測,歸路斜陽十裏紅。

南園
曉鶯催系柳邊舟,老陌東風拂面柔。客裏又驚春事晚,夢中重續栝蒼遊。
歡情飲量年年減,古寺名園處處留。卻羨少年輕歲月,角聲如此不知愁。

南園四首
南游雲海歎茫茫,又泛歸舟到栝蒼。城郭淒涼歎遼鶴,鬢毛蕭颯點吳霜。
酴醾可把春無幾,弦索初陳燕未央。樓下清溪三百里,溪流不似客愁長。

南園四首
安用移封向酒泉,醉鄉只擬乞南園。更添小閣臨灘石,一洗人間歌吹喧。

南園四首
春來歸路閱三州,是處跏趺懶出遊。一到南園便忘返,亭邊綠浸琵琶洲。

南園觀梅
幽徑疏籬洗世塵,眼明見此數枝新。橫斜恰受三更月,璀璨先回萬物春。
洛浦淩波矜絕態,緱山騎鶴想前身。放翁著句煩君記,畫在生綃卻未真。

南園觀梅
小嶺清陂寂寞中,綠樽歲晚與君同。高標賴有詩人識,絕豔真窮造物工。
正喜參差橫夜月,又驚零落付春風。老諳世事寧多歎,身自人間一轉蓬。

能仁院前有石像丈余蓋作大像時樣也
江閣欲開千尺像,雲龕先定此規模。斜陽徙倚空三歎,嘗試成功自古無。

擬古
牛跡可使圜,羊角可使直;惟使剛者柔,造物不可得。
世方貴軟熟,剛實不可為;為剛死道傍,已矣何所悲?

擬古
君看一絇絲,能得幾日絡?君思幾州鐵,打此一大錯!
目前豈不快,後悔將奈何?我非通神明,比汝更事多。

擬古
寧忍千日饑,野葛不可烹;寧枉百里途,捷徑不可行。
自古風俗壞,善土亦淪胥。橘柚禹包貢,後世稱木奴。

擬古
坐臥北窗下,百事廢不治。脫粟與大布,衣食裁自支。
溫飽豈不欲,違道予心悲。地下見先人,所冀尚有辭。

擬峴台觀雪
垂虹亭上三更月,擬峴台前清曉雪。我行萬里跨秦吳,此地固應名二絕。
山川滅沒雪作海,亂墜天花自成態。狂歌痛飲豪不除,更憶銜枚馳出塞。
蘆摧葦折號饑鴻,欲傅粉墨無良工;摩挲東絹三歎息,收入放翁詩卷中。
明朝青天行日轂,萬瓦生煙失瓊玉。世間成壤本相尋,卻看晴山暈眉綠。

逆境
步步常由逆境行,極知造物欲其成。磨礱久已盡芒角,烹煮豈容重發生。
死到面前猶覺小,事於身外孰非輕。出門不必名山去,但見風煙已眼明。

逆旅
秋晚南山行,小蹇就店秣。我亦念少休,無奈市兒聒。
嗟爾亦坐饑,錙銖苦爭奪。其心計亦厭,陷溺無自脫。
我欲救其本,汝勿謂迂闊。要傾江海大,一洗錐刀末。
人生顧須幾?卒歲惟一褐。有地即可耕,何山不堪活?

逆旅書壁
驢鞍懸酒榼,僮背負衣囊。但說市朝變,不知岐路長。
下程先施藥,拂榻靜焚香。明旦又西去,河橋秋葉黃。

逆旅書壁
騎驢萬里行,歲一過秦城。下杜貰春酒,新豐聞曉鶯。
綠槐新巷陌,白骨幾公卿?欲覓曲江水,連雲禾黍生。

逆旅行
古者謂死為歸人,此身未死均是客。家為逆旅身在途,久寓遽歸初不擇。
逆旅相看隨薄厚,非意相干寧足責?世間何處無溪山,得酒盡醉當墮幘。
傍觀嘲誚亦其宜,東海定非蠡可測。

年光
無賴年光逐水流,人間隨處送悠悠。千帆落浦湘天晚,孤笛吟風鄠縣秋。
小市鶯花時痛飲,故宮禾黍亦閒愁。久留只恐驚凡目,又向西涼上酒樓。

念歸
江南五月朝暮雨,雨腳才收水流礎。酒杯未把愁作病,麈柄欲拈誰共語!
有時暫解簿書圍,獨坐藤床看香縷。林堂渺渺鳩正懽,簾幕陰陰燕新乳。
湖川舊隱入我夢,白首忘歸獨安取。一生花裏醉春風,即日願作扶犁翁。

鳥啼
野人無曆日,鳥啼知四時:
二月聞子規,春耕不可遲;三月聞黃鸝,幼婦閔蠶饑;四月鳴布穀,
家家蠶上簇;五月鳴鴉舅,苗稚憂草茂。人言農家苦,望晴複望雨;
樂處誰得知?生不識官府。葛衫麥飯有即休,湖橋小市酒如油。
夜夜扶歸常爛醉,不怕行逢灞陵尉。

牛飲市中小飲呈坐客
牛飲橋頭小市東,店門系馬一尊同。已能自置功名外,尚欲相期意氣中。
褐擁紫茸迎曉日,酒翻紅浪醉春風。從今共約無疏索,竹外梅花欲惱公。

農家
南畝勤菑獲,西成謹蓋藏。種蕎乘霽日,斫荻待微霜。
溪碓新舂白,山廚野蔌香。何須北窗臥,始得傲羲皇。

農家
吳農耕澤澤,吳牛耳濕濕。農功何崇崇,農事常汲汲。
冬休築陂防,丁壯皆雲集。春耕人在野,農具已山立。
房櫳鳴機杼,煙雨暗蓑笠。尺薪仰有取,斷履俛有拾。
洪水昔滔天,得禹民乃粒。食不知所從,汝悔將何及?
孩提同一初,勤惰在所習。周公有遺訓,請視七月什。

農家
低垣矮屋俯江流,渾舍相娛到白頭。累世不知名宦樂,百年那識別離愁。
飯余常貯新陳谷,農隙閑眠子母牛。聞道少年俱孝謹,未應家法媿恬侯。

農家
寂寂江村數掩籬,吾廬又及素秋時。橫林未脫色已盡,孤鳥欲棲鳴更悲。
小釜蓴羹初下豉,矮瓶豆粉正燃萁。為農幸有家風在,百世相傳更勿疑。

農家
大布縫袍穩,乾薪起火紅。薄才施畎畝,朴學教兒童。
羊要高為棧,雞當細織籠。農家自堪樂,不是傲王公。

農家
盜息無排甲,兵消不取丁。頻過門雞舍,閑學相牛經。
江浦漁歌遠,人家績火青。遨遊無定處,隨意宿丘亭。

農家
東舍女乘龍,西家婦夢熊。翁誇酒重碧,孫愛果初紅。
栗烈三冬近,團欒一笑同。營生無繆巧,百事仰天公。

農家
租犢耕蕎地,呼船取荻薪。蒼頭供井臼,赤腳解縫紉。
僧乞銘師塔,巫邀賽土神。心常厭多事,謝病又經旬。

農家
新作地爐成,蓬窗亦自明。油香蕎餌脆,人靜布機鳴。
縣吏催科簡,豪家督債輕。小康何敢望,生計且支撐。

農家
諸孫晚下學,髻脫繞園行。互笑藏?拙,爭言鬥草贏。
爺嚴責程課,翁愛哺飴餳。富貴寧期汝?他年且力耕。

農家歌
村東買牛犢,舍北作牛屋。飯牛三更起,夜寐不敢熟。
茫茫陂水白,纖纖稻秧綠。二月鳴搏黍,三月號布榖。
為農但力作,瘠鹵變衍沃。腰鎌卷黃雲,踏碓舂白玉。
八月租稅畢,社甕醲如粥。老稚相扶攜,閭裏迭追逐,
坐令百世後,複睹可封俗。君不見朱門玉食烹萬羊,不如農家小甑吳粳香!

農家秋晚戲詠
鞭地如鏡築我場,破礱玉粒輸官倉。九月野空天欲霜,甑中初喜新粳香。
舍邊蕭蕭落葉多,野蠶出繭飛黃蛾。寒蔬種罷醉且歌,只雞短紙賽園婆。

農家歎
有山皆種麥,有水皆種秔。牛領瘡見骨,叱叱猶夜耕。
竭力事本業,所願樂太平。門前誰剝啄,縣吏徵租聲。
一身入縣庭,日夜窮笞搒。人孰不憚死,自計無由生。
還家欲具說,恐傷父母情。老人儻得食,妻子鴻毛輕!

農圃歌
我不如老農,占地畝一鍾。東作雖有時,力耕在茲冬。
張燈觀夜織,高枕聽晨舂。時時喚鄰里,旨蓄亦可供。
我不如老圃,父子日相從。一鉏萬事足,不求定遠封。
春泥翦綠韭,秋雨畦青菘。放筋有餘味,豈不烹噞喁?
乃者半年病,清鏡滿衰容。塵生一緉屐,壁倚一枝筇。
惟有呻吟聲,和合床下蛩。青燈照兀兀,布衲聊自縫。

農桑
農事初興未苦忙,且支漏屋補頹牆。山歌高下皆成調,野水縱橫自入塘。

農桑
水長人家浸稻秧,蠶生女手摘桑黃。差科未起身無事,鄰曲相過日正長。

農桑
采桑蠶婦念蠶饑,陌上??負籠歸。卻羨鄰家下湖草,畫船青繖去如飛。

農桑
蠶如黑螘稻青鍼,夫婦耕桑各苦心。但得老親供養足,不羞布袂與蒿簪。

農舍
農舍雖雲苦,君恩詎可忘?繭稠初滿簇,麥熟已登場。
渺渺開村路,登登築野塘。但須時雨足,擊壤詠時康。

農舍
三農雖隙亦?忙,穡事何曾一夕忘。欲曬胡麻愁屢雨,未收蕎麥怯新霜。

農舍
神農之學未為非,日夜勤勞備歲饖。雨畏禾頭蒸耳出,潤憂麥粒化蛾飛。

農舍
萬錢近縣買黃犢,襏襫行當東作時。堪笑江東王謝輩,唾壼塵尾事兒嬉。

農舍
杜門雖與世相違,未許人嘲作計非,長綆雲邊牽犢過,小舟月下載犁歸。

農事稍間有作
架犁架犁喚春農,布穀布穀督歲功。黃雲壓簷風日美,綠針插水霧雨蒙。
年豐遠近笑語樂,浦漲縱橫舟楫通。東家築室窗戶綠,西舍迎婦花扇紅。
我方祭灶徹豚酒,盤箸亦複呼鄰翁。客歸我起何所作,孝經論語教兒童。
教兒童,莫匆匆,願汝日夜勤磨礱,烏巾白紵待至公。

農事休小葺東園十韻
歸老心常逸,新寒體亦康。幸當農事隙,稍治舊園荒。
翦辟西山出,縈回北徑長。作欄扶弱蔓,換土植孤芳。
霜霰篔簹碧,風煙薜荔蒼。蝶來翻小翅,鳥下囀幽吭。
疏剔岩泉集,耘鋤藥草香。溪藤裁酒榼,番錦制詩囊。
坐久雲生石,歸遲月滿廊。人間胡不樂?拔宅笑君房。

弄筆
少學文章竟不成,暮年腕弱字欹傾。抽毫欲下還休去,棐幾空憐似砥平。

暖閣
裘軟勝狐白,爐溫等鴿青。紙屏山字樣,布被隸書銘。
養目簾稀卷,留香戶每扃。日晡濃睡起,盥濯誦黃庭。


海上輕鷗何處尋?煙波萬里信浮沉。今朝忽向船頭見,消盡平生得喪心。

偶出至近村
神爽無酣寢,身閑有劇棋。說詩橫楖栗,賒酒挈鴟夷。
寺古殘香冷,溪深獨木危。往來元信步,不是赴幽期。

偶得北虜金泉酒小酌
草草杯盤莫笑貧,朱櫻羊酪也嘗新。燈前耳熱顛狂甚,虜酒誰言不醉人?

偶得北虜金泉酒小酌
逆胡萬里跨燕秦,志士悲歌淚滿巾。未履胡腸涉胡血,一樽先醉範陽春。

偶得長魚巨蟹命酒小飲蓋久無此舉也
老生日日困鹽齏,異味棕魚與楮雞。敢望槎頭分縮項,況當霜後得團臍。
堪憐妄出緣香餌,尚想橫行向草泥。東崦夜來梅已動,一樽芳醞徑須攜。

偶得海錯侑酒戲作
判無神藥斸清冥,放貯那憎海物腥。滿貯醇醪漬黃甲,密封小甕餉紅丁。
從來一飽忘南北,此去千鍾任醉醒。添雪更知憑茗碗,山童敲臼隔窗聽。

偶得石室酒獨飲醉臥覺而有作
初寒思小飲,名酒忽墮前。素甖手自傾,色若秋澗泉。
浩歌複起舞,與影俱翩僊。一笑遺宇宙,未覺異少年。
詩人不聞道,苦歎歲月遷。豈知汝南市,自有壺中天。
河洛久未複,銅駝棘森然。秋風歸去來,虛老玉井蓮。

偶得雙鯽
今朝溪女留鮮鯽,灑掃茅簷旋置樽。養老不須煩祝鯁,從來楚俗慣魚餐。

偶得雙鯽
酒興森然不可回,重陽未到菊先開。一雙鱍刺明吾眼,催喚廚人斫鱠來。

偶讀陳無己芍藥詩雲一枝剩欲簪雙髻未有人間第一人蓋晚年所作也為之絕倒戲作小詩
少年妄想已癡絕,鏡裏何堪白髮生!縱有傾城何預汝,可憐元未解人情。

偶讀山谷老境五十六翁之句作六十二翁吟
三百里湖水接天,六十二翁身刺船。飯足便休慵念祿,丹成不服怕登仙。
胸中浩浩了無物,世上紛紛徒可憐。但有青錢沽白酒,猶堪醉倒落梅前。

偶觀舊詩書歎
吾道運無積,何至墮畦畛。醯雞舞甕天,乃複自拘窘。
外物豈移人,子顧不少忍。鶴井與狐妖,正可付一哂。
繁華夢境鬧,零亂空花霣。可憐憨書生,尚學居易稹。
我昔亦未免,吟哦琢肝腎,落筆過白雨,聚稿森束筍。
幸能悟差早,念念常自憫。安得從碩儒,稽道謝不敏。

偶過浣花感舊遊戲作
憶昔初為錦城客,醉騎駿馬桃花色。玉人攜手上江樓,一笑鉤簾賞微雪。
寶釵換酒忽徑去,三日樓中香未滅。市人不識呼酒仙,異事驚傳一城說。
至今西壁餘小草,過眼年光如電掣。正月錦江春水生,花枝缺處小舟橫。
閑倚胡床吹玉笛,東風十裏斷腸聲。

偶懷小益南鄭之間悵然有賦
西戍梁州鬢未絲,嶓山漾水幾題詩。劍分蒼石高皇跡,岩擁朱門老子祠。
燒兔驛亭微雪夜,騎驢棧路早梅時。登臨不用頻淒斷,未死安知無後期?

偶書
身放江湖遠,年推裏巷尊。鄰翁分酒子,羽客借桐孫。
決決冰消澗,纖纖柳映門。小車非漢相,時亦到前村。

偶思蜀道有賦
天回驛畔江如染,鳳集城邊柳似搓。萬事已隨流水去,一尊將奈夕陽何!
是非無定言何益,窮達徐觀得孰多?幸有漂蓑歸故里,不妨高枕且酣歌。

偶憶萬州戲作短歌
峽中天下最窮處,萬州蕭條誰肯顧?去年正月偶過之,曾為巴人三日住。
南浦尋梅雪滿舟,西山載酒雲生屨。至今夢聽竹枝聲,燈火紛紛驛前路。
殘春遊客蜀江邊,陳跡回思一愴然。漸老定知歡漸少,明年還複憶今年。

偶與客話峽中舊遊
我昔旅遊秋雨細,建平城東門欲閉。主人迎勞語蟬聯,小婦舂炊縞衣袂。
長年三老半醉醒,蜀估峽商工算計。須臾燈闇人欲眠,泊船卸馱猶相繼。
山深水嶮近蠻獠,往往居民雜椎髻。即今屈指四十年,懷抱淒涼真隔世。

偶與客飲客去戲作
多泥窮巷破茆屋,人不堪憂心自足。有時負日向門前,手把南華日中讀。
若教開門與客遊,擾擾依前懷百憂。平生自計亦已熟,惟有釣魚湖水頭。
舊聞仲長子光可與友,瘖不能言但耽酒。安得此友常過門,一語不交傾數鬥。

偶作夜雨詩明日讀而自笑別賦一首
俗情向者未全忘,洗以縈簾一縷香。得失故應常浩浩,是非正可付蒼蒼。
殘蟬不斷知秋近,雙燕歸來伴晝長。誰識龜堂新力量,東家卻笑接輿狂。

排悶
白髮無端日日新,自憐猶作百憂身。孤燈聽雨常終夜,一榼尋花又送春。
旋壓麥糕邀父老,時分菜把餉比鄰。不須頻起陳人歎,已是清朝六世民。

排悶
老去知心少,流塵鎖斷弦。尊空問字酒,囊罄作碑錢。
掃葉供朝爨,和泥補漏船。胸中元浩浩,白眼望青天。

排悶
吹盡梅花了不知,化工也誤老人期。離離新草隨愁出,漠漠餘寒與睡宜。
古錦一聯吟舊句,文楸數著理殘棋。波生澄澗君何怪?禪榻從來映鬢絲。

排悶
抱耒返東皋,初非憚作勞。饑寒凜未免,老病適相遭。
開卷無如嬾,飛觥豈複豪。不辭窮到死,猶足竊名高。

排悶
造物冥冥中,與我無一面,不知獲罪由,動輒被訶遣;又若哀其愚,
救以藥瞑眩。我亦揣此心,安受不敢怨。中間戍蜀漢,十載困郵傳。
騎壒蒙隴幹,陣雲暗秦甸,齎糧雜沙墋,掬水以三咽,傳烽東駱穀,
倏忽若流電。歸吳獲小休,餘喘僅一線。意言在故鄉,終勝客異縣。
夫何命大謬,魔事每交戰,友讎同一波,平地肆蹈踐。麼然性命微,
日畏讒口煽。舊書不暇視,鼠跡上幾硯。負痾不即死,遂作諸老殿。
卻觀所更曆,殆是金百鏈。人誰不愛身,悔作青紫楦。短筇入空翠,
小艇破江練,漁歌隔浦聞,績火傍林見。苦貧雖至骨,未肯受客唁。
君看投林猿,終異巢幕燕。有山皆可耕,焉往失貧賤!

排悶
殘雪融成雨,寒燈結作花。睡稀聽齧鼠,坐久送棲鴉。
食似開僧缽,居如寓店家。餘年不須問,即此是生涯。

排悶
棄官謂逍遙,勞苦殊未既。荒疇須墾辟,破屋久塗塈。
疾深藥難求,食盡穀暴貴。安能作經營,但覺睡有味。
秋高霜露逼,更苦薪炭費。雖雲未遽死,饑凍亦可畏。
頗思從李廣,小獵聊吐氣;複恐灞亭歸,邂逅逢醉尉。

排悶
悠然不覺歲時遷,楚水楓林系釣船。貧悴只如行卷日,衰遲忽過掛冠年。
閒遊野寺騎驢去,倦擁殘書聽雨眠。賴有一籌差自慰,小兒筆墨日翩翩。

排悶
人間歲月莽悠悠,老大悲傷只涕流。民饜糟糠寧細事?俗忘節義更深憂。
潦歸宿麥猶難忘雪少同雲未易求。自歎此生真已矣,且偷暇日弄孤舟。

排悶
丈夫結髮志功名,大事真當以死爭。我昔駐車籌筆驛,孔明千載尚如生。


全卷字數:119,512

│ 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