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雅石藝術美的客觀評鑑與研究

書法雅石藝術的美,有一定的客觀標準,就其風格而言沒有一個特定的模式,它可以通過各種不同的形式來表現,可謂千門萬戶、琳瑯滿目。有謂:「五岳的風景不同而都是美,五味的味道不同而都是味,百川的流向不同而都流到海,又如蘭竹清幽,木芍香艷,古松奇崛,垂柳啊娜,俱是佳物」。書法的書體、流派、風格也同此理,玩賞雅石的方法、風格、門牆、學院更相同於此理。從古迄今,歷史上沒有一個十全十美的書家、石宗,即使是歷代所公認的「書聖」王義之,也有人批評他的草書「格律非高、功夫又少,雖圓豐妍美、乃乏神氣,無戈戰鑽銳可畏無物象生動可奇,逸少草有女郎才、無丈夫氣、不足貴也」。東坡先生雅石之「醜」論,米老的「論石四訣」,時下仍有多人異議而不堪師法之塵囂。我們暫且不研究這些言論是否正確,只說明了一個問題,即書法雅石藝術並不存在一個至善至美的欣賞標準,它只能通過作者的藝術構思、文學素養、筆墨技巧、傳統功力、審美觀點等去表現各種不同風格的形式美,而這種形式美只能代表美的某一方面,而不能囊括所有的美。歷史上的「大家」尚有失之一隅之處,何況是一般的書寫者玩石者,
兼之風格流派與學院門牆的不同,也就更難品評孰高孰低了。

那麼我們應當抱著怎樣的觀點、立場和方法去評鑒書法雅石呢?創作一件成功的作品、它必須依照千百年來所累積而成的「傳統技法」,丟進行長期嚴格的訓練,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才能融合作者的意境去進行創作。從這個意義上說「法」的重要性超越於「意」之上。我們認為「學習標準」就可以做為「欣賞標準」,這確是為書法雅石藝術心得之言。

所以書法或雅石這兩大文化的形成,是一種技巧和意境與神韻相結合的藝術,現時的書法雅石文化藝術仍須以「社會學、傳統學、文學、力學、哲學、美學、墨學、堪輿學以及接受山水大自然的洗鍊」,然後融合這多種學問合一研究,才能表現出作品的藝術典範。筆者借專刊之一隅、發表了粗淺的看法,誠懇地期待讀者批評指教。

陳玄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