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篇

木若以朽稱,就不能稱之為木矣。所謂朽木者,是其末朽而先言朽也,故此文所稱之朽木,乃指朽其膚,而不朽其骨之奇木是也。膚雖朽而精華之體聚於內者,如君子行於外,外圓內方。內在之原則堅如金石,故君子之喻良材。上等之材往往既是不朽之木,以朽本而言,若仔細觀之,其自然的形態,有的如萬馬奔騰、有的如行雲流水、有的雍容華貴、有的纖柔細語、更有傲骨天生、也有柔情如水,千變萬化,富麗堂皇,線條之流暢分明,決非筆墨所能形容。若是經過藝術的眼光,敏銳的觀察力,加上細膩之手工後,可使一件不起眼的朽木,重賦生命,觀之、玩之、賞之皆相宜。

若以朽木整理加工而言,一塊朽木往往是古時伐木留下之殘骸,在河床。或荒山野嶺,尋找而來,幾乎全是烏漆抹黑,野苔叢生附滿表面。此時首先要清洗,殺曳、蔭乾後再經過特殊的工具,把腐爛的表皮慢慢刮除,詳加揣摩,整形打磨,一件作品的形成,往往不以時間來計算。當作品完工時那種成就感,決非局外人所能體會的。當人們正在大河、小溝找雅石,覺得一石難求之時,不妨重新調整一下您的腳步,換一下興趣,或許您會驚覺,樂山也好,樂水也罷,永遠都是屬於仁者,或智者。

曾吉造
中華民國八十二年七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