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樹石藝術學會成立及其經過

中華民國樹石藝術協會、籌備迄今、歷時匹年、幾經週拆、迭受波瀾、由於籌備會諸君子之毅力克服、終底於成。其間以本文作者林岳完先生之南北奔波、張品瀆先生之出錢出力、居功甚偉。本會新任理事長朱念慈、暨于錫來未有為、馬壽華、王宇清、高逸鴻、水祥雲、張式玉等諸君子為本會之開創、晝夜辛勞、尤具偉績,際茲本刊初創寄註數言、聊表謝忱云爾 。一編者

岳宗愛好樹石藝術始自童年,六歲"學堂,即喜書法,好於繪事,尤愛盆栽頑石,每於學業之餘,別無所戲,以執管塗雅或則翻土弄盆以為樂事,弱冠學業初成,適逢 總統號召十萬知識青年從軍報國機會,投筆從戎,從此天南地北,暫予擱置,惟仍晝忖,夕擬,縈迥思想而已,追戰事結束,轉而從政,亦因公務所誤,且赤禍猖獗,無暇兼理,嗣轉播來台客居,知所愛好樹石藝術之風甚盛,書香富戶之家固多珍藏,小康之戶亦當佳品,而普通人家且當以盆植美事庭楣,岳宗多年隱趣因而重萌,或求捐售,公餘之或登崇山或覆深澗,尋尋覓覓,以求佳構,千勞百累每有所得,頓忘飢渴,植有生機,欣然色喜及其蓄勢已具盎然盆中,朝夕排遺坐賞盆山之趣,遣興,冶清,身心即感融和於大自然之境。然於樹坪石兀間,當以此固有傳統國粹,更無書籍,技無定法,後傳無所由緒之感,況此國粹,已發展而為國際大眾之藝術,為東瀛所取式,苟能喚起社會之注意,倡議組織研究機構,以期集思廣益,將更籍中,零鴻斷簡,加以整理鑽研,籍組織互易知識,推廣發揚,健康國民身心,擴展國家部份資源,「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未始不惟一樁美事,第以一得之愚,環顧一已力軍識薄,不足以登呼!乃廣結愛好樹石有識之士,探求意見,雖相贊同,然皆限個人談談而已,徒呼負負,始終屬於個人之理想已矣。

與張式玉先生一席談

張式王先生開南紳宿、博聞強記,知其酷愛丹青、書法、博物、猶愛樹石,襄年聞北平禁內珍藏一石七十餘峰三十餘洞,乾隆原為論說「大下第一石」(現供頤和園方院中)為睹其象,千里走騎、百趨故都,並歷遊名山大川,家藏樹石甲富閩南,舉凡大湖,英德、靈璧、雲母等無不收藏,盆栽則有明代古榕,綠芎梅十二株皆歷四百餘齡,迄今猶存,對中國樹石歷史掌故涉獵頗廣鑽研凡五十餘年,對樹石藝術造話深湛,岳宗時相過從,獲益良多,某次過訪品茗,將欲發起倡組;「中華樹石學會」之擬議詢之生生,則示曰:「甚善,此乃余多年所想,惜年老多病,力有未逮,按此藝事,為我國五千餘年固有文化哲學所化育之傳統藝術,為特有國粹之一,今漸式微而東瀛,歐美則蓬勃方興,相習鑽研已為國際之藝術,而日本尤取我國而化之,今日社會聲色奢靡倡有益身心正當娛樂。適當其時,而樹石藝術可以陶情適性,有益世道人心,響應復興中華文化運動,提倡樹石藝術誠具意義宜請成名學者藝術家以及樹石專家等,共柑倡議,以濟事功,乃是一件善舉」以為相勉,使岳宗多年來,孜孜不倦,南北奔走呼籲,不得其矢之時,獲得鼓舞,此乃民國五十五年前的事。茲本會成本,憶念先生言績,功不敢沒,謹為誌。

張品清先生遠大構想

張品清先生 岳宗多年好友,為藝術品收藏家,雖經營工、商業,然好讀書,富文士風。對樹石藝術之研究與文化哲理融匯於藝術頗具卓見,凡提倡固有文化先生不遺餘力,某次邀酌於東昇樓,將奔走倡議籌組:中華樹石藝術學會事與聞,先生不猶豫贊同,並允作經濟之支援,且其構想深遠,以為:「籍組織樹石學術性團體,整理歷代固有樹石藝術文獻作有系統之研究,定其制度配合目前復興中華文化運動發揚國粹,推己及人,將樹石藝術製作技術,鑑賞識別等普及大眾,提倡正當娛樂消弛社會色情,進而將此藝術宣揚於國際」不謀而合,於是約同倡議,分別探求各方意見,皆承贊同,乃商擬倡組辦法,開始籌備工作,此為「中華民國樹石藝術學會」初期沿革之構想。

孺慕堂展覽抒曲

為喚起社會之共鳴,作籌組前之探討,先期約同趙克勵、張凌華、張紹載等諸先生提供展品百餘件,共同籌劃展覽事宜,得皮以書先生之贊助,提供孺慕堂為展所,於民國五十六年十月廿五日起為慶祝 總統華誕並為籌組「中華民國樹石學會」舉行樹石藝術展覽,為期五日,一時全國各界接踵參觀,頗承學者、藝術家、社會名流之佳評,尤以藝術家:馬壽華.朱念慈先生更為熱誠鼓勵,而念慈先生觀賞至再,頗具細心,岳宗請益於先生得知其對樹石藝術鑑賞至為精細,不期對籌組樹石學會,提倡樹石藝術運動見解契合.且具卓見岳宗獲益非淺。印象深刻,無時或忘,惜此次籌組之議,末為周詳,半途而止未能實現,但岳宗與品清先生並不懈志,未幾又重新倡議,期許以成功,是為今日本會序幕。與朱念慈先生蘭亭之會

時光花再,又越一年,即民國五十七年秋,士林圓藝試驗所舉辦園藝展,岳宗慣例往觀,幸與念慈先生會於該所蘭亭碑竭.知音重逢,倍為誠掣,由園藝展談及孺幕堂樹石展事。先生頻頻以樹石學會籌組相詢,答曰,「因籌備不周末能如願,第以張品清先生與岳宗並不懈志,擬重新倡組,先生深為加勉,因而摯誠,邀請參加倡舉,共同籌劃,先生概然允諾,許以商議之期,翌日過張品清先生詳述蘭亭之會,以念慈先生當代藝術大家,造謂甚深若得其助,共同倡組,可謂得人」,示曰「久慕念慈先生名譽,請約同商議之期」"此乃念慈先生參加倡議之始。

狀元樓之約

民國五十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念慈與品清先生會于台北市狀元樓,岳宗幸同與會,間由中國書畫學理與樹石藝術原理之貫通與固有文化之關係,談及中國樹石藝術學會之籌組意義,志同道合,尤以念慈先生對提倡樹石藝術運動見解深造,以為:「中國樹石藝術本質受固有文化薰陶,孕育而來,與一般中國固有藝術之內涵本質並無軒姪,系出一源,是為中國文化中特有之大眾藝術確有陶人心情之功能,於今社會人事紛繁,心身勞痺,缺少有益健康身心之正當娛樂,提倡此項運動將大自然帶進家庭,轉移社會風氣,調劑生活情趣,誠有必要,且樹石藝術已為國際性之藝術,頗富經濟價值,引導就業機會,開擴資源,響應復興文化運動宣揚國粹,誠屬美事-不謀而同,重組之議既成,即請念慈先生總其成並與品清先生居中策劃,而品清先生則兼籌經費,岳宗負責搜集古今國內外樹石資料,並分向全國各地邀約樹石好愛之士參加發起組織,分頭並進,此乃本會發起組織之端。

長白山莊俊彥雲集

在此倡議初期,適岳宗「長白山莊」小築初成,念慈先生提議趁本會發起之時,邀請愛好樹石有識之士:學者、藝術家聚會「山莊」作為本會發起之始飢,就商於品清先生亦表讚同,岳宗固未可推辭,得沾榮譽,於是由念慈、品清兩先生與岳宗共同署名請柬,于民國五+A年元月廿七日邀請:張維翰、馬壽華、于錫來、高逸鴻、劉延濤、季康、蔡馨發、張式玉、何乾欽、何乾亮、鄭麟書、賴榮來、李樹木等諸先生二十餘人,一時俊彥,名士雲集,或相對奕棋、或臨池揮毫、或聞香品茗、或觀賞拙作者,所謂:「高朋滿座,賓主盡東南之美」誠有與焉!

發起簽署經過

岳宗秉承狀元樓之約,義不容辭,整治盤資,於民國五十七年冬,奔走於全國南北各地,開始徵求發起簽署,歷經數月之久,得閩南紳宿張式玉,新竹同人何乾欽、何乾亮樹石名手李樹木,竹東樹石名家鄭麟者,賴榮來,嘉義紳宿朱榮貴,樹石名家郭永寬等諸先生與念慈、品清兩先生邀約之馬壽華、于錫來、水詳雲、劉延濤、高逸鴻、季康、王宇清、蔡馨發、張穀年、丁念先、馮良杜、張紹載、張凌華、田鶴翔、崔石泉、趙克勵、陳能猷等學者、藝術家共同簽署發起組織,極一時之盛事。

九度南行

簽署發起岳宗復承付託,廣徵樹石藝術愛好人士加入,並為募集,全國第一屆樹石藝術展覽與樹石藝術專刊圖文預作籌劃暨為成立大會等會務之策劃使命,再作南行之計,不辭寒暑無分晝夜,竭盡所能,往返幾多次,向全國各地樹石愛好人士,宣揚樹石藝術與本會組織宗旨暨全國第一屆樹石展覽,出版專刊等意義,深表讚同,其間歷經波折,不萎不撓,委曲成全,力為呼籲,並得各地發起人與王水龍、葉振源、柯萬發、黃幼榕、楊金授、孫慶龍等諸先生之協助,使各地愛好人士踴躍加入。並各自籌資費,共享盛舉。

念慈先生東飛

籌備期間,念慈先生嘗以東台高雄兩地方無人參加為念,屢欲親往一行,邀請當地有識之士共同創舉,然因工作繁冗未能分身,惟籌備工作即將完成,成立大會在即,而耿耿于懷,于民國五+A年九月中旬毅然抱病東飛花蓮,與當地紳宿駱香林先生談晤,使東台愛好人士亦欣然參加,備極辛勞,令人感欽。

籌備始末

民國五十八年四月一日由念慈、品清先生岳宗共同署名邀請發起人第一次座談會于狀元樓,對籌組本會各項問題各抒所見,集思廣益,暫擬會名稱為:「中華民國樹石協會」同年五月十二第二次發起人座談會于念慈先生寓所,咸認本會之發起程序現經完成,自應加緊籌備,推舉朱念慈、張品清、林岳宗起草本會會章草案。決定呈請內政部核准成立,承于錫來、馬壽華兩先生之協助支持於同年八月奉准允許組織,並蒙建議,本會名稱為:「中華民國樹石藝術學會」深為本會同仁所接受,乃於同年八月廿六日名開第一次發起人會議,推舉朱念慈、馬壽華、于錫來、高逸鴻、劉延濤、水詳雲、丁念先、蔡馨發、何乾欽、鄭麟書、馮良杜、張品清、林岳宗為籌備委員會,以朱念慈為召集人,積極展開籌備工作,因對籌備工作早有複議,即日召開第一次籌備會,推舉張品清,蔡馨發、林岳宗負責總務,修改會章草案,公開徵求會員,並決定五十八年十月一日于台北市國立科學教育館伯南堂召開成立大會及第一屆會員大會,同月三十一日為慶祝 總統華誕並紀念本會之成立舉行全國第一屆樹石藝術展覽,同時出版「樹石藝術專刊」,以廣宣揚,頁盛事也。

結論

就岳宗參與本會之倡議以至于成立經過始末以觀,本會自開始倡議至名開成立大會,歷經四年,正式簽署發起組織籌備一年,就本會名稱與會章宗旨,本會純為一全國性樹石藝術之學術研究機構,凡本會參與策劃工作同仁偶及全體會員,無一已之私見存在,皆抱研究發揚此固有文化樹石藝術國粹為己任,是為本會創組之特色。此為岳宗個人深切所瞭解。然而使本會順利完滿達成者,如念慈先生之居中策劃;品清先生之運籌以及獨負經費之支撐;馬壽華、于錫來兩先生之支持協助,王宇清先生熱忱會務,協助展覽,提供會場,蔡馨發先生全力編纂「樹石藝術」專刊,不眠不休,宣揚會務,皆備極辛勞,本會之所以能順利達成歷史性創舉,諸先生之功實不可沒。茲值本會成立,發行專刊,謹誌以紀其盛,并示不忘云爾。

(本會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