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與盆栽

盆栽是我平生的嗜好,每逢栽種疲倦的時候,休息下來,一杯香茗沁入心脾,一邊欣賞工作的成果,精神為之一振,就這樣,茶與盆栽,和我深結不解緣了。

盆栽藝術,已有許多方家報導,我不必多所饒舌,倒是茶,對我來說,與盆栽竟如此不可分,不妨一談。

我們中國人最懂得喝茶的藝術,而且有湛深的研究,不少關於茶的著述流傳下來,像唐代陸羽的茶經、茶述釋咬然的茶訣,溫飛卿的採茶錄;宋代丁謂北苑茶錄,蔡襄的茶錄;明代許然明的茶疏,陳繼儒的茶董補;清代陸廷燦的續茶經,萬邦寧的茗史。論水的有蘇厘十六湯品,張又新的煎茶水記。煮法有明田藝術的煮泉小品,高濂的遵生八棧,不下數十種,對茶的製法、煮法、選水以至用具都有詳細的記述,古今茶事,真是洋洋大觀。在日本叫做茶道,(指飲而論,即閔南所謂「小種茶」,粵省潮州所謂「工夫茶」),非常講究,貴客駕臨,同享一杯,是一大禮遇。

茶對人生,是不可少的飲料,因此文人騷客寫下不知幾多好句:「新詩酌茗論」,「松花滿院試新茶」,「燒竹煎茶夜臥遲」,「茶煙輕颱落花風」,「烹茶鶴避煙」,「細雨茶煙清畫遲」,「石爐敲火試新茶」,「茗熟獨成斟」,「茶罷焚香獨坐時」,「時有茶煙出薛蘿」,「詩清都為飲茶多」,「寒夜客來茶當酒」等等。我不是詩人,卻仍認為持贓品茗,夜賞盆景,是另一種清高的享受。

作者對盆景的製作,不惜花費時間與精力,但亦得到無比的享受,庭院中不下百數十盆,其中賞心稱意者不在少數,輪選三五盆,置廳堂中,延為座上客,如晤良朋。每當夜闌人靜,華燈高耀之下,盡態極妍,或秋林疏枝,或虞F橫斜,或平林遠景,或一柱擎天,百景紛陳,清標絕俗,佐以一壺清茗,低斟棧酌,神遊物外,陶然忘我。此種境界,非深得此道者,不能贊一言!

有人喻泡茶,第一泡如十二三歲幼女,第二泡如二八佳人,第三泡如少婦,其實第三泡,品茶家認為不可復飲,應該喻為老婦了。吾以為廳堂中盆景,或如隱士,或如雅人,或如名士,或如英雄…,無次序之分,但絕無槍夫走卒,混摻跡其間,因此,茶香洋溢之餘,更體會出「座上客」之高雅絕俗了!

何乾亮
(本會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