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後記

「樹石藝術」專刊,於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十月三十一日創刊以還,載有四集,雖略有間斷,名稱也各有不同,然性質是完全一樣的,本刊也一如往昔的在千呼萬喚之下問世,余銜命於本會各先進及理監事之託,委以主編的重責,既蒙謬愛,雖言學識疏淺,若再推辭,縱不被視為矯情,也必不見容於本會同仁,固勉力赴之。

我國樹石藝術文化,源遠流長,千餘年來人才輩出,代有奇人高論傳世,今日各家的創作,傳承了先賢的基礎和理念,使樹石這兩大文化藝術得以繼續成長,這是中國人的光榮。廿世紀八十年代,有組織的樹石藝術團體,如雨後之春筍,發展至全國各地區,這是本會值得驕傲的成果,然國人在樹石藝術研究發揚的各方面,難以產生共識,各行其是的相互排斥,或者一味抄襲他國的文化,又不去做有效的去蕪存菁之整理,致使我國樹石藝術無法在國際舞台上站有一席之地位,這也是本會的過錯和該有所檢討的課題;更是全體國人應該深思熟慮者也!

本會能在幾乎停頓中,得以重整和團結,且再次的出刊,實乃林名譽理事長岳宗先生,風夜匪懈的帷喔運籌,辛勞備至,功不可沒,余承命於上級指導和樹石界的諸君子,風塵僕僕奔走全省,籌備整頓會務的工作,及作品文章之收集整理,出錢出力個人開銷不貲,雖屬辛勞但不敢居功,因為整合的過程中難免有所疏失,甚多的賢達雅士無法一一攬請入會,余之過也!所幸全國樹石藝術大展,以及專輯能如期的完成,略有安慰。本刊文字的潤飾工作,陳義通先生字字珠璣,擲地有聲,特此感謝,李松茂先生的義務專業攝影、精神可佩,會友及各編輯委員的通力合作,居功至大再次申謝,理事長和秘書長親臨督促指教、猶令余感動不已,會務的整頓工程以至專刊的出版,在內人的催促和精神支持下助理完成,再次由衷的感謝。

本刊的編排處理,余大膽捨棄陳舊的格局,把樹石作品做大概的介紹並評解,也轉載了本會資料室和前四集文萃的精華,融合多家之所長,欲一新大眾之耳目,期能與國內外同一性質之刊物,爭一日之短長,個人功過得失在所不計也!然余能力或許有限,疏失自然難免,如有訛誤,務請國內外方家海涵是幸,謹此虔誠百拜

陳義
中華民國八十二年一月一日於樟緣藝術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