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冬山石」

今年三月筆者曾為文談及「冬山石」,對其出處、形成、景象、採集與乎整治方法等略作介紹之外,復就個人所收藏連同蘭陽地區方家名士之珍品,蒐集攝影印「冬山石集錦」一冊,分贈同道先進。

溯自該集出版之後,辱蒙愛石先進錦注良多,並且昂勉有加,固已獲拋磚引玉,以文會友之願望,然終覺冬山石似尚未為一般愛石人士普遍知曉,亦未嘗在藝壇展覽,公諸於世,以致其末能與花蓮之色彩石、太湖石,竹東、關西之山水景石等齊名,實難免美中不足之感。

筆者茲不欲任其湮沒無聞,亦不敢獨享其美,允宜借用「樹石藝術」珍貴篇幅,再作簡介。本文所述固與該集錦序言頗多大同小異之處,所以不避重複,惟旨在使「冬山石」廣為流傳耳。

按冬山石之偶被發見,時在八年之前,事緣筆者嗜好盆景,乃遍歷崇山峻嶺,涉足河川溪流。北自台北縣轄福隆,南至宜蘭境內南方澳,尋覓奇石,以作盆景之附石。起初難有所獲,正瀕於失望之際/,竟在冬山鄉-農家庭院中發見其原石,所呈形狀變化多端,逗人喜愛。從此而後,興緻勃生,乃不繼結伴同往積極採集,遂得珍品,又因該石產於冬山,故命其名為「冬山石」。

冬山石產地以昭安溪、十三份溪、順安溪等為主。然各溪多已乾涸,形成廣大河床,僅在大雨之後,水量驟增匯成河川。而各溪流均源於同一山嶺,自高而下,作扇狀綿延。採石者欲往探拾,可從冬山市街步行數分鐘即可沿途採集,倘再涉水而上,約行數百公尺,達產石山嶺,更能多所發見,蓋以其色澤呈現黃褐色,或褐色目標甚顯易於分辨;不難探採也。

冬山石頗具特徵,每一小片碎塊,其表面均顯出皺紋,間有空洞,石面凹凸不平。其原石蘊藏於瀑布之峰頂,與泥板岩結合成不規則之形狀,復蛻變成大團塊,日久埋沒於土中,幾經自然變遷,長期侵蝕及風化作用之後,團塊乃隨同母岩崩潰,母岩中之泥板岩逐漸消失,乃又呈現奇妙之形象。

冬山石之構造,係石灰岩所造成之堆積岩,其硬度約四至四度半,他地區之水石性質迥異。如再綑加考察,其繼面略帶黑色,但因其可能含有黃鐵礦,致使其表面卻呈現黃褐色,或褐色並附有類似鐵鋪之細粉,又其質地亦較脆弱。由於其右面風化程度深淺不同,且厚薄不一,先經過洗滌整治,或以鋼絲銳器鑿剔去其泥層之後,始顯露各種形態,或呈現幽谷、洞窟、山巒起伏等奇怪之狀,極堪玩賞。

冬山石石間常有方解石之分泌脈深嵌其中,變成白色紋理,形似飛瀑、溪流,景色美觀,趣味雋永。惟所採水石多屬楣圓形狀,為求放置穩固,常須酌情切斷其底部,並加臺座。最後用清水沖洗,經過晒乾塗上地板臘,即可供觀賞矣。筆者整理冬山石,除止於上述方法而外,極力避免加工琢磨,庶免失卻自然,藉以維持其本來面目。

至於其底部可否酌情切斷,在日本亦分為讚成與反對兩種理論。筆者認為水石乃自然產物,屬於未完成之藝術品,為表現自然美,使更富氣韻,更優雅美觀,而將其底部略作整治,切斷少許既無礙於觀賞且益增其態。設若絲毫不許更動,不做丁點整飾研磨,祇限完整之自然石景,殆屬苛求,因求完整不准整治其底部,而自"皂臻完美者則在冬山石中除「形象石」、「奇石」而外,實不可能,易言之,所謂「山水景石」殆無所存在矣。

所謂「自然中之不自然」一詞,意指自然之產物,必有某種自然之缺失。譬如自然之樹木,若不加以矯正、整枝培育,逕行移植於盆中,絕不可能成為完美之盆景也。以此喻彼,對水石底部之須略予整治,其理相同。蓋尋覓發掘自然水石之美,固各盡其趣,便再加以巧妙創造,復使其相得益彰,乃合乎藝術含義。更進而從表面質樸無奇之雅百中,運用匠心,發掘上蒼造物之奧妙,創造其更完美之境界,再邀集三五同道玩石摯友,互相切磋,共享其美,則更感樂在其中矣。

冬山石在最近二三年始為愛石人士搜集收藏,逐漸蔚然成風,爭相探拾,惜乎限於產地及數量,以致每多向隅之嘆。此因山水景石著重形態美,並且能表現其個性者為上品,目前佳石尤其難覓。就筆者所知,以往經採集玩賞者,總數尚不滿二百個,或謂造物弄人,使人不免有美中不足之餘憾存焉。

陳德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