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探險業餘人類學

5.藝術的象徵性

關於藝術普遍性問題,既往議論很多。如果把藝術的普遍性放在審美基礎來探討的話,那麼,它和人類對食物一樣,基於生理上的需要,應有一種共通性。又如大自然因季節所呈現色彩和變化,它就成為「美」的效果。與其說是由於自然的經驗,毋寧說它是受到「文化的影響」更為顯著。原因是因為人類喜愛象徵,象徵的意義,又常產生自文化,而藝術則帶有象徵的性格。

藝術之中,它的象徵性,又常超越不同的文化,而具有一種共通性,足使人們普遍地達到理解。例如發現舊石器時代的裸像,以及澳洲土著的男器崇拜等,對於其他不同文化的人類都能了解,這些都是它所具的象徵。但也有一些藝術是屬於例外的。例如Haida的圖騰,它的象徵就不易為外界文化的人所了解。故此,許多象徵也有文化界限的。

一般學者都同意藝術產生自人類的本能,他的象徵是受到周遭環境刺激的反應,或因潛意識中的夢幻和想像,冀能使之再現,作為事態的解釋和照會,遂形成了對象徵造形一種本能或行為。而且,此等象徵符號,同時也是意識中,企圖藉以來解開宇宙人生之謎。

人類底造形本能,實係與生俱來,它因文化不同而具廣闊的振幅。

紐幾內亞以分佈於Sepik河族群所建集會所(Spirit house最為華麗。頂端山牆稍向前傾,是為其特色,前方用樹皮布,繪有紅、黃、黑、白等彩色精靈像。
黑水湖Govermao村的精靈屋 (spirit house),相當於我們臺灣山地的男子集會所。它是由亞答葉子築成,有些會所高及五十英呎而無一釘一鐵。山牆上有兩只巨眼的精靈像,為會所守護神。
6.默示文化的藝術

許多藝術之中,固然有多人是來創作它的,但也有不少人僅僅是參與此活動而不是創作的。這些人雖然是一個參與活動的當事者,可是他們對它的意義全不了解的人也很多。這種藝術,所謂具有「默示」(implicit)的性格,又稱默示藝術。例如大洋洲Tabar島的島民,他們的風習有拆除死者家屋的儀禮。舉行儀禮時,其中有一段活動是族人圍繞起來坐在地上,隨著巫師歌唱,表示對死者哀悼。可是,他們雖然以和聲跟著巫師唱,但從巫師唱出來的輓歌(其中一部分歌辭,可能是讚美死者生前事蹟和偉大),事實上,族人並不了解它的意義。他們只深切地哀悼,或神遊著傳統文化那份懷舊的感情。又如臺灣賽夏族的矮靈祭,族人們手牽手連成一個大環,邊唱邊舞,後輩的族人隨著前一輩的老人歌唱,同樣地,新生的一代並無所知。祇有老的一輩,深深地緬懷既往的情緒,從心底抒展出來的那些韻律和調子。

根據佛洛伊德氏(Freud)派學說,認為大凡藝術的形式,如果帶有這樣的潛在意識的表現,雖然在表現時對它潛在性並不怎樣地強調,可是藝術的表現,與從文化傳統中產生出來的那種無意識態度之間,卻有一種密切的關連。故此,我們對各種不同文化,對於美的理想,在文化傳達時,它無意識的側面所呈現的藝術形式,乃依每個人不同的態度而決定。換言之,即呈現出來的形式,乃依個人的潛在意識的不同,而扮演出感人和不感人的種種角色。

基於這樣的理論,我們不難推知,大凡藝術的表現,在它的側面,就是我們自身對於某種藝術表現的美是否能受容;或者,以自身的經驗,對異質文化的藝術表現拒否的原因而定的。這種心理的傾向,對於音樂尤為顯著。故此,關於美的意識,大都存有普遍的公分母。如果我們對異質文化要獲得深切的了解,那麼對它的感情,是必要有很深切的潤色。一如Schapiro,M.氏所說;「藝術是在不斷緊張狀態底個人的想像力,與傳統的重複之間的一種不安定的均衡狀態下產生出來的」。

7.形式與氣質

大凡原始藝術,都是依循傳統的樣式來製作的。如果一旦改變其形式,反而失去它的原有精神性。正如Leago,E.R.氏所指示,在自然文化中,我們若要把他們劃分為工匠和藝術家,或是要創新,那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在民俗水準線的文化,和文明社會的文化不同。自然民族對於新奇的創作並不重視。

原始藝術不特屬於保守主義,他們對於形式原理的形、空間、色、線、調子、韻律,以及均齊與平衡,這些一切要素,都是產生自內在的精神而加以組成的。因是,所謂「一定的共通點」,就是原始藝術形式的特徵。

無論任何文化,其中都存在著藝術的要素。每一種文化,大都具有強調其藝術形式的傾向。例如Bali的雕刻、繪畫、舞蹈、戲劇等,在表現上都有多樣性的形式。至如非洲的Masai族,祇對音樂、舞蹈,以及身體裝飾較為熱中,而對於造形藝術則毫無表現。類似這種事實──所謂「藝術的氣質」,或謂它是因文化不同而異,而與人種的屬性差異無關。

澳洲土著在一塊平滑的石塊上研磨礦土作顏料,塗在有加利樹皮(eucalyptus tree bark)上作畫。Arnhem Land。
8.藝術的機能

藝術的機能(function),大致可以分為個人與社會兩方面。前者是賦予個人的創作感,它的企圖是對自身的一種表白;後者則是因環境的變遷,或藉以作為在社會中人與人互相間的溝通;或在祭典中,予社會以一種衝擊與刺激的效果。例如集團的歌舞,就是以此藝術形式來提供活動上獲致合一性的一種象徵。此等效果在宗教藝術中尤為顯著。

藝術還帶有身分象徵的機能。Haida族的圖騰柱、排灣族的門楣(lintel),都是表示他的氏族與地位。

自然民族中所有藝術,大都帶有信仰的要素。原始音樂和舞蹈,都是和儀式同時發展而為一體化

藝術是始源於藝術家「孤獨的活動」,一如Benedict,R.氏所說:「社會理解他的藝術,然後
把理解那份理念,納入它的社會組織中」。

在藝術機能的另一面,從事藝術者,本身對於創作與自我的表現,享受到滿足與成就感。要言之,藝術的機能,在原始社會中,或在文明社會中,由於大眾從藝術中獲得 「新的感動」,因之也豐富了社會全體的意識。

澳洲土著樹皮畫,主題為神話中的某種動物造形。
上 一 頁